注册送58体验金,无需申请自动送体验金

当前位置:首页 > 历史 > 野史秘闻 > 正文

春秋美女夏姬 性开放害死三丈夫并致亡国

2017-05-16 16:45:36  来源:注册送58体验金   热度:
导语:夏姬小时候由于母亲管教严格,对男女之事便没有私相授受的机会。但她却异想天开地编织了不少绮丽的梦境。也许是幻想,或者是真有其事,在她

春秋美女夏姬 性开放害死三丈夫并致亡国

夏姬小时候由于母亲管教严格,对男女之事便没有私相授受的机会。但她却异想天开地编织了不少绮丽的梦境。也许是幻想,或者是真有其事,在她及笄之年,曾经恍恍惚惚地与一个伟岸异人同尝禁果,从而也得知了返老还童、青春永驻的采补之术。之后她曾多方找人试验,当事者无不对外宣扬,因而使她艳名四播,同时也让她声名狼藉。父母迫不得已,赶紧把她远嫁到陈国,成了夏御叔的妻子,夏姬的名字也就由此而来。

夏御叔由于是国君的孙子,因此在株林地方有块封地。夏御叔除了在国都供职以外,多半的时间,都与夏姬住在株林背山面水的一座豪华别墅之中,过着优游林泉寄兴烟霞的悠闲生活

夏姬嫁给夏御叔不到九个月,便生下了一个白白胖胖的儿子,虽然夏御叔有些怀疑,但是惑于夏姬的美貌,也无暇深究。这个孩子取名夏南。夏南从小就喜欢舞枪弄棒,身体结实得活像一头小牛犊,十多岁就能骑在高头大马上驰骋如飞,时常跟着父亲在森林中狩猎,有时也与父亲的至交孔宁、仪行父等人,一齐骑马出游。

夏南一边读书一边习武,十二三岁便显示出一股逼人的英爽之气,为了承袭父亲的爵位,他被送往郑国深造,以期将来能够更上一层楼。

夏御叔死后,夏姬成了寡妇,花开花落,独守空闺,但她不甘寂寞。夏姬年近40的时候,还像个20来岁的少妇。当时经常进出这个寡妇门的有孔宁与仪行父,他们先后都成了夏姬的情人。原来,孔宁和仪行父与夏御叔关系不错,到夏御叔家喝酒时,曾窥见夏姬的美色,心中念念不忘,却忘记了“朋友之妻不可欺”的道理。孔宁与夏姬交欢之后,把从夏姬那里拿来的锦裆给仪行父看,以此夸耀。仪行父心中羡慕,也私交夏姬。夏姬见仪行父身材高大,鼻准丰隆,也有与之交好的心思。仪行父广求助战奇药以媚夏姬,夏姬对他越发倾心。这种三角关系一直持续了数年,终于在长时间的争风吃醋心态下,把当时的国君陈灵公也拉了进来,使得彼此的关系进入白热化的高潮。

大约是孔宁遭受了冷落,他为了抵制情敌仪行父,于是向陈灵公盛赞夏姬的美艳,并告诉陈灵公夏姬有娴熟的房中术,不可失之交臂。

陈灵公是个没有威仪的君主,他为人轻佻傲慢,沉于酒色,逐于游戏,对国家的政务不闻不问,专门研究女人的“技术”问题。灵公对孔宁说:“寡人久闻她的大名,但她年龄已及四旬,恐怕是三月的桃花,未免改色了吧!”孔宁忙说:“夏姬熟晓房中之术,容颜不老,常如十七八岁女子模样。且交接之妙,大非寻常,主公一试,自当魂销。”灵公一听,欲火中烧,恨不得立刻见到夏姬。

正值风调雨顺,国泰民安,政简刑清,闲来无事。于是陈灵公的车驾在陌上花开、阳春送暖的季节里来到了株林,一路游山玩水,薄暮时分到了夏姬的豪华别墅。夏姬事先已经得到通知,她命令家人把里里外外打扫得干干净净,简单地清水泼街,黄土垫道,并预备了丰盛的酒馔,自己也精心梳洗,准备停当。等到陈灵公的车驾一到,夏姬婀娜出迎,招呼之声如黄莺啼鸣,委婉可人。灵公一看她的容貌,顿觉六宫粉黛全无颜色,哪个都比不上她。陈灵公见轩中筵席已经备好,就坐了下来。孔宁坐在左边,夏姬坐在右边,酒摆在中间,灵公目不转睛,夏姬也流波顾盼,两人真是心有灵犀一点通。陈灵公方寸大乱,酒不醉人人自醉,又有孔宁在旁敲边鼓,灵公喝得大醉。夏姬娇羞满面,频频敬酒,俩人越靠越近。

当夜,灵公拥夏姬入帷,解衣共寝。灵公虽然喝得酩酊大醉,但怀抱夏姬,只觉肌肤柔腻,芬芳满怀,欢会之时,宛如处女。当然,伺候一国之君,夏姬使出了浑身解数——有少女的羞涩,表现出羞不胜情的模样;有少妇的温柔,展示出柔情万种的态势;有妖姬的媚荡,流露出分外的新鲜与刺激;有中年女人的成熟等。整夜风月无边,不觉东方既白。灵公领略到真正的房中之术,不由叹道:“寡人遇天上神仙也不过如此而已!寡人得交爱卿,回视六宫犹如粪土。但不知爱卿是否有心于寡人?”夏姬猜想灵公已知她和孔、仪二大夫之事,于是回答说:“贱妾不敢相欺,自丧先夫,不能自制,未免失身他人。今日得以侍侯君主,从此当永远谢绝外交,如敢再有二心,当以重罪!”灵公欣然说:“爱卿平日所交之人能告诉寡人吗?”夏姬说:“孔、仪二大夫,因抚遗孤,遂及于乱,再没有其他人了。”灵公大笑说:“难怪孔宁说卿交接之妙,大异寻常,若非亲试,怎么会知道?”灵公起身,夏姬再施心机,把自己贴身穿的汗衫给灵公穿上说:“主公看见此衫,如看见贱妾。”

陈灵公本是个没有廉耻的人,在表扬孔宁忠心耿耿,善解朕意,荐举夏姬办事有利后,又佯装批评仪行父说:“如此乐事,何不早让寡人知道?你二人占了先头,是什么道理?”孔、仪二大夫一听,他们与夏姬之事皇上已知,但还不敢承认,说:“臣等并无此事。”灵公说:“美人亲口所言,你们也不必避讳。”孔宁回答说:“这好比君有食物,臣先尝之;父有食物,子先尝之。倘若尝后觉得不美,不敢进君。”灵公笑着说:“不对。比如熊掌,让寡人先尝也不妨。”三个人完全忘记了君臣礼仪,竟然会心地大笑。从此,陈灵公有事没事便经常跑到株林夏姬的豪华别墅中来,夏姬事实上已成了陈灵公的外室。

时光荏苒,夏南已经学成归国,不但见多识广,而且精于骑射。陈灵公为了讨好夏姬,立刻让夏南承袭了他父亲生前的官职与爵位,夏南成为陈国的司马,执掌兵权。但是,夏南已经懂事了,不忍听到有人说母亲的脏话,但是碍于灵公,又无可奈何。每次听说灵公要到株林,就托辞避开,落得眼中清静。

有次酒酣之后,君臣又互相调侃嘲谑。夏南因心生厌恶,便退入屏后,但是还能听到他们说话。就听灵公对仪行父说:“夏南躯干魁伟,有些像你,是不是你做的?”仪行父大笑:“夏南两目炯炯,极像主公,估计还是主公所做。”孔宁从旁插嘴:“主公与仪大夫年纪小,做他不出,他的爹爹极多,是个杂种,就是夏夫人自己也记不起了!”之后,3人狂笑。

夏南听到这里,羞恶之心再也难遏。是可忍孰不可忍,他暗将母亲夏姬锁于内室,从便门退出,命令随行军众,把府第团团围住,不许走了灵公和孔、仪二人。夏南戎装披挂,手执利刃弓箭,带着得力家丁数人,从大门杀进去,口中叫道:“快拿淫贼!”一箭射中灵公胸口,陈灵公即刻归天。孔、仪二人,见灵公向东奔,知道夏南必然追赶,就往西跑,仓惶逃到楚国去了。

夏南弑君,然后谎称“陈灵公酒后急病归天”,他和大臣们立太子午为新君,就是陈成公,同时请陈成公朝见晋国,找个靠山。这时,陈国人倒没计较,但楚庄王偏听逃亡的孔宁与仪行父一面之词,起兵讨伐,杀了夏南,捉住夏姬。楚庄王见夏姬颜容妍丽,对答委婉,楚楚动人,不觉为之怦然心动,但楚庄王听说在她身旁的男人都会被诅咒身亡,便将这个女人赐给了连尹襄。

但“跟夏姬有瓜葛的男人都倒霉”的判断,像魔咒般跟随着这位风流美丽的女人。不久,尹襄也在晋楚鄢陵之战中战死,连尸体都被晋国抢了去——夏姬又一次成了寡妇

分页: 1 2 3 下一页
转载申明:注册送58体验金,欢迎分享,转载请注明出处!
生活服务
?